海盐

张卿。

可以叫我阿鸡,隐居在lof

没有人知道:-D

精神正常的时候会写权贵和澄羡文。

不正常时会发负能量的东西。

想做阳光少女。

【王黄/叶黄】眉间雪【黄少天17岁生快】

眉间雪

武侠?feel.

cp王黄/叶黄.无其他cp向。

生贺文没肉对不起自己! 

ooc注意避雷.

叶黄青梅竹马设定【高亮】

曲文,原曲同名。

  墨空繁星璀璨如烛。

三月徐徐的风热乎乎的,不由自主的燥热让黄少天在树上喝着酒就睡着了。晕晕乎乎的风吹的人困倦,叶修就看着黄少天睡得像猪也说不了什么。

  树枝被黄少天压的弯弯曲曲的,他手上的玻璃杯小心翼翼的卡在指缝里,杯沿还留着他的津液和酒水。

纯白色的外衣被他弄的有些脏兮兮,显得他整个人邋邋遢遢的。

  黄少天在的树枝不高,叶修踮脚举起手来就能碰到,摇摇欲坠的玻璃杯被这么一碰,有些支撑不住的滑出。

  叶修干脆摇了摇这根树枝。

  玻璃杯不负众望的掉了下来并且狠狠地碎了。

“我靠老叶大半夜的干嘛啊?我告诉你啊打扰我睡觉是要有惩罚的…”黄少天垂死病中惊坐起,扭头看见叶修给了个翻到外太空的环球白眼。

树枝又被叶修摇了摇。

黄少天差点就重心不稳跌下去。

“我靠…老叶你有病啊干嘛跟我还有这树枝过不去啊?”

“这不看你挺好的吗?是吧。”

黄少天干脆跳下树枝,但是今天的他好像特别背,像是被张佳乐附体了一样。他差点就踩到了刚刚打碎的玻璃杯上。但是他又不傻,也不是不长眼,一把抓住树枝跳了过去。

“老叶你也真是的,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来喝酒吗?不喝酒我们就切磋切磋切磋!”

叶修瞥了他一眼,戏谑他道:“哟,少天。你和我切磋还真是百战百殆坚强不屈啊。说的哥都有点儿感动了呢……可惜就算是感动我也不会和你切磋,我不欺负小孩子。”

黄少天想打人。

杀人犯法,冷静点儿。

“那喝酒啊。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嘛,嘿嘿我跟你讲我这酒可是从宫里偷的,而且更有趣的是那个看门的人啊居然全程都睡得跟个二傻子似的我差点儿就笑出来了。”

黄少天也是命大,这么多次偷东西,居然一次被发现也没有。

 

一夜饮酒畅谈。

 

第二天起床便已经午时过半了。

心里想着去那几里地外的桃花林看上几眼,吟吟诗作作乐。

 

桃花林绵绵不绝,簇拥而上的一枝枝的桃花层层叠叠,东侧的湖水波漾漾,被太阳照得金光闪闪,似乎有些诗情画意的景色映入眼帘。

忽然奏起的曲子,轻飘飘的就传到黄少天耳朵里了。

“谁……?”

侧身轻昵,瞟见身后桃花开的最艳。

风轻轻吹,桃花飞的四处飘散,漫天飞舞。

一人俯身拨弄着古琴,白衣素裳,墨黑色的花边绣出矫若游龙却半遮半掩,使人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这大逆不道的印花。

黄少天轻笑:“你的志向挺远大嘛。就是这要是被…谁看见了,该怎么办?”

那人斜眼轻轻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差点就笑出声来。

这个人眼睛一大一小,但是确实透彻好看,他道“你看着天下似乎是太平,我却不觉。当今官府腐败成这样,官官相护……你谁?”

“你谁?大小眼。”

“你谁?酒鬼。”

“你谁?大眼吃小眼。”

“你谁?酒鬼娘娘腔。”

黄少天又想打人。

杀人犯法,算了烦哥。

“谁娘娘腔啊谁阿谁阿,我不就声音好听点儿了吗你至于么。我叫黄少天。”’

“王杰希。”

 

他和他这算是认识了。

他们讲论诗词歌赋,谈论天下美景。

 

黄少天每天都回来和他说话。

他向着黄少天说了他这生伟大抱负。

他的剑穗是黄少天缠的,不得不说这做工粗糙手艺拙劣。

王杰希总是笑着揉揉他的脑袋说道:“这剑穗你缠的倒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就是实在拿不出手。”

 

黄少天喜欢他的远大理想,喜欢他的野心勃勃,更喜欢他的才华横溢。

但是他不敢说出口。

 

叶修是几乎天天看着黄少天白天睡觉下午起床就出门深更半夜回来拉他喝酒然后天明睡觉。

他不知道黄少天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黄少天每天去干嘛。

他只是每天看着黄少天上蹿下跳,和他喝酒切磋。

他看着糟心。他喜欢黄少天,喜欢他的正气凛然,喜欢他的悦耳声音,更喜欢他整个人。

 

他们认识是十年前。

那年的桃花开的最灿烂了,还是那个桃花林,却比现在茂密得多。

东侧的湖,那年湖畔还有一排杨柳。绿意盎然。

杨柳下有一排石椅,坐上去感觉冰冰凉凉的,他在那里看见了蹲在树上的黄少天。

——“哟?这柳树还能开这么大花?”

黄少天扭头瞪了他一眼,看见了他身旁的剑。

“你会武功吗。不对你谁?”黄少天的声音沙哑,很明显刚刚哭了一场。

“你谁?大花。”

“你谁?猥琐男。”

叶修想打人。

杀人犯法,算了叶哥。

“你谁?大花娘娘腔。”

黄少天还是想打人。

但是他小不觉得杀人犯法,从树上跳下了就踩在了叶修的背上。

叶修反手……杀人犯法,算了叶哥。

 

他们认识的如此突然。

那年夏天是这十年来最热的,那天的风也热乎乎的,吹得人发昏。

黄少天被家里人赶出来,无依无靠遇见了叶修。他讨厌一切歧视庶出的富家豪门。

叶修截然相反,他是嫡出的富家子弟,正是厌倦了有吃有喝的日子,想独立江湖,便要离家出走。

 

黄少天住在了叶修的小破茅屋,和叶修每天喝酒切磋。

日子也算是清闲。

 

所以说。凭什么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不是竹马抵不过天降吗?

 

黄少天去找王杰希说话时,想种一棵桃花树。

王杰希看着他,点点头道:“你怎么想种桃树了?怎么,突然对保护环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只是摇摇头,笑道:“我不是要在这里种啦。”

“那你要在……”

还没有等王杰希一句话说完,黄少天便吻了上去。

跟现在的风一样轻飘飘的,但是现在的黄少天紧张的要命。

他想要和王杰希在一起。

他想要和王杰希有自己的家。

他想要和王杰希每天吟诗作乐。

他想……他爱王杰希。

 

“唔……?!”

王杰希被这突如其来的吻蒙住了。

眼前的人,是他喜欢的。

黄少天的鼻梁挺拔,稚气未脱的脸,水灵灵的大眼睛,扑棱棱的睫毛。

每天都会发生的,黄少天的叨叨不停,黄少天听他说话为他打抱不平,黄少天听他抱负豪情壮志。

做梦一样的,喜欢的人主动吻了他。

他知道这是龙阳之癖。

他知道这是不被人看好的。

 

但是这又何妨?

 

他再次吻了上去,用舌/尖撬开黄少天软软的双唇。

津/液的交织,舌尖的交/缠,涨红的脸颊。周围都被染上了暧/昧的颜色。

 

燥热的风,吹得人意/乱/情/迷。

王杰希吻罢。原本冷静的脸上写满了情/色。

他想和黄少天在一起。

他想要和黄少天白头偕老。

他想要和黄少天把酒言欢。

他想要和黄少天有自己的家。

他想……他也爱黄少天。

 

“我想,我想种在我们的家,我想要属于我们的家。”

“我想……我想这棵树要长得特别高大……”

“我想。王杰希我喜欢你。”

黄少天语无伦次地说着话。

 

“嗯,我也喜欢你。”

王杰希笑了,如度春风。

http://p.img4399.com/218893581/1

车车er↑


黄少天的生物钟让他起床时便看到了刺眼的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

有些慵懒的揉揉眼睛,有些钻心的腰痛让他起来的有些艰难,他们在一起了。这还真是像做梦一样啊。只是现在他好像还没有清醒过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把这场梦做下去,至生至死沉醉其中。

他们从三月到十一月,从素不相识到浓情蜜意。

黄少天眯着眼就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看见王杰希在光秃秃的树下弹着他心爱的古琴,陈眉淡目,好似画中人。玉指修长拨弄琴弦便奏出他喜爱的乐曲,余音绕梁,随风入耳。

清闲舒适。

冬风似乎在这时也不那么刺骨寒冷。

他可以倚在那棵光秃秃的树上,喝着他爱喝的酒,望着他喜欢的人。

 

只可惜。

 

儿女情长并非抱负远大的人一生所为。

 

他给他一封信。信上都是道别和歉疚。

王杰希说过要陪他度过千山万水,看遍天下豪情美景。

王杰希说过要和他长相厮守,生生世世分分秒秒都陪他度过。

王杰希说过桃花林春色满园,是他最难以别舍的地方。

王杰希说过黄少天是他今生挚爱,是他最爱的人,是他最不想分别的人。

“抱歉。儿女情长并非抱负远大的人一生所为。”

 

一言道破,他的野心勃勃以及他的难舍难分。

王杰希似乎什么也不欠黄少天的了,信上说王杰希既然不能给黄少天永生永世,给不了他似水长流,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和黄少天在一起,这天下太乱,哪个豪情壮志的人会只顾浓情蜜意而坐视不管?

 

就此别过。

 

忘却那些前尘往事,院内桃花树还未开过一次花,那棵黄少天总倚靠的树,也还没有抽出新芽,那东湖的浮冰,还没有解冻,他们在一起,还未过一年。王杰希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抛去那些豪情满怀,不过是黄少天太过于信这些甜言蜜语,而他却又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那冬风寒凛刺骨,忽然便刮得人泪眼潸潸。

那大雪纷纷扬扬,忽然便掩埋人那些思绪。

那美酒香气氤氲,忽然便让人意乱情也迷。

 

墨龙半掩,白衣素裳。

纤纤玉指,奏鸣一曲。

吟诗作乐,把酒作欢。

醉生梦死,不愿清醒。

 

黄少天醒来便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叶修家里。

睡得床是他近乎两个月不躺的,叶修给他亲手找木头钉起来的床。

眼前恍恍惚惚地,阳光里似乎有个人在树上喝酒。

“叶修。”

 

“哟,这不是两个月都没回家的少天么。醒啦?”

黄少天默不作声。

“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叶修转头问道,阳光照在黄少天的脸上,他看的清清楚楚。

“解忧。”

黄少天半天才憋出两个字。

叶修望着黄少天,看到的只是无神的双眼和苍白的脸色。

 

“……他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

叶修听了黄少天近乎崩溃的,语无伦次的叙述。说着他们从初遇到分别,说着他们从地久天长到支离破碎,说着他的好,抱怨着他的不好,哭诉着埋怨自己不好。

“黄少天。”叶修眯缝着眼,“哥……”

“什么?”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打算怎么办。你要是这么一直颓废下去吧,哥养着你。”

“但是你肯定不甘我养着你啊。你打算呢?”

黄少天斜眼道:“王杰希既然去了,那我就当做他死了。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就当做他,根本没有存在过。”

 

秉烛夜游,叶修从窗外看见黄少天拙劣的手艺缝制着棉被冬衣,弄得手上血迹斑驳。

聚众饮酒,叶修听见哪个人提了王杰希现在的名声大噪,黄少天笑问何方英雄不知。

桃花林外,叶修看见王杰希和黄少天种的桃花树开,黄少天默然不视那些春色满园。

又是一年,叶修看见黄少天倚树望北整日烂醉如泥,北边却只有无尽的山板着面孔。

 

还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却少了倚树斜靠的那人。

山谷外不见的是那人,归隐山林的却也是那人。

他也给叶修写了封信,信上也只有道别和歉疚。

 

“都怪我。

玲珑心思以尘网自缚。”

黄少天给王杰希最后一封信里,信封下是那棵桃花树的花瓣。

他也跟他离开一样,信上都是道别,都是歉疚,还有泪痕。

 

“黄少天,你不值得。”

 

END.



评论 ( 3 )
热度 ( 71 )

© 海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