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

张卿。

可以叫我阿鸡,隐居在lof

没有人知道:-D

精神正常的时候会写权贵和澄羡文。

不正常时会发负能量的东西。

想做阳光少女。

【澄羡】断袖01

【澄羡原著向】 
*非常不原著向的原著向 
*部分记不清的会查询原著但是肯定不一定准确。介意者注意避雷。 
*忘羡官配是官配但是我澄羡圈地自萌犯不着您。ok爱您。我也吃忘羡两圈儿和平点♡。 
*ooc注意避雷蛤。lan后不要ky。爱您♡ 
  莲花坞。 
  八九岁的魏婴刚被江枫眠从夷陵捡回来,江澄看魏婴看的蛮不顺眼。特别是江枫眠送走妃妃茉莉小爱的时候,江澄哭的心裂肺,那时候他就觉得,要在骨子里面记住魏婴,恨他一辈子。 
  他就跟魏婴说树下有狗,让魏婴吓得不敢下树来。还是阿姐去魏婴才敢下来。 
  他自己也摔破了头,孩童心思能有多深,也是吓得哭出来了。 
  自那之后他们也便是和好了。 
  
  十五六岁魏婴去云深不知处求学,天天撩拨那蓝二公子,江澄却觉得心中藏火,时常不经意地就气呼呼的。教训魏婴别再管那蓝二公子。 
  那时候聂怀桑还打趣道:“你这让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醋了才管那魏公子撩拨那小蓝公子呢。” 
  江澄怒道。“谁断袖了,那魏婴自找麻烦我劝阻他不要给江家找麻烦罢了!” 
   
  十七八岁果真如此。 
  魏婴救了那蓝湛金子轩,和蓝湛屠了那玄武神兽。温家怒气冲天,找上江家门来要整那魏婴。 
  为了那魏婴,江家惨些屠门。 
  江澄又因为那温家人将要发现魏婴又挺身而出被那温家人抓住化去了金丹。 
  喜出望外恢复了法力复了江门。后来又因为魏婴包庇温家人假决裂一番。 
   他原谅魏无羡太多次了。 
   
  魏婴又错手杀了那金子轩。虽然不是他有意。之后阿姐为魏无羡挡了一击,死在魏婴面前。他失控又血洗不夜天。 
  他终是带人去围剿那魏无羡。 
  最后魏婴反噬而死,他捡了支他的陈情藏了十三年。他恨魏婴,确实如七八岁立下的誓,恨魏婴恨到骨子里。他见到一个修鬼道的就抓来拷问,他觉得魏婴还没死。 
  谁给他的信心,他自己也懵懂。 
  深入骨髓的似乎不仅是恨。 
   
  魏婴知道自己对不起江澄,为了自己所谓的英雄主义害了江家。 
  他着实没脸见江澄回那莲花坞。 
   
  死了好。死了江澄就能好好管着江家了! 
  夷陵老祖死了,再也不会有人抹黑江家了。江澄大义灭亲,再也不会有人对江澄指指点点的了! 
  魏婴觉得自己死的也是不可惜。 
  他生前早就看透自己对江澄那点儿小心思了,他素是个风流倜傥的小公子,居然对江澄也只是装作朋友。 断袖他自己不怕,他怕江澄受不了与他决裂,再也不能重归于好。 
  他害怕他的世界没有江澄。 
  他害江家还害得不够惨吗。 
  他越来越不敢与江澄道来。 
   
  到死。他都没有说出口,但他觉得还好,至少自己的死能保住江家和江澄的名声。江家是他的归宿,现在没了归宿,挂念也不复了。 
  他觉得自己死不足惜,是件好事。 
  但是他死前想了好久,他终是觉得自己对江澄两袖清风再无亏欠。 
  毕竟金丹已还。 
  云梦双杰也不过当年戏言,江澄魏婴没有一个人敢提起。怕触及到软肋在绝对不能示弱的人前流露出哪怕一点的悲伤。 
   
  英雄不拘泥与眼前情故。 
   
  可惜他们两个不是英雄。 
  以前他们互做彼此盖世英雄,如今也沦落到戏言而已。 
  眼泪积在眼眶里流不下来,鼻尖微红盖不住黯然神伤。魏婴微张着嘴,话语像是师姐剥的莲子,尽数下肚却又唇齿回味。 
  算了。 
   
  风轻轻吹,雨微微下。 
  梦醒时分,你到底是站我面前。 
  看着我一点一点被啃噬,灵魂被一寸一寸地夺取。 
  我死的这么难看,还是在你面前 。 
  丢死人了。
   
  “魏无羡死了,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02 。这篇是舅舅视角 
  
   …魏婴,死了? 
  怎么可能。 
  江澄嘴角扯出不自然的微笑,双瞳麻木无神,藏着些不可置信。 
  快夺去他的陈情,魏无羡肯定没死。肯定的,他怎么可能会死。等他玩够了就会去取陈情,所以快些拿去,拿好藏好。别被蓝家那个二公子瞧去! 
  江澄拿了陈情,信步如飞款款而去。一身紫衣飘飘凌冽如刃。 
   
  夜深了。 
  烛火微晃,影子射在墙上。晚风软绵绵的拂面而来,吹的烛光摇曳。江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寤寐求之,求之不得。 
  魏婴于他而言到底是什么存在,江澄从来没有去深思过这件事情。也许是朋友,兄弟,竹马。万千种种都思索过了。 
  唯独没有往儿女情长上想。 
  不敢,也不可以。 
   
  第一年风平浪静,打听整个世界也没听到他消息,江澄干脆开始抓人审问。 
  第二年风平浪静,江澄还是打听全世界也未有一点曙光,抓回来的人也愈多 。 
  第三年风平浪静。独自深夜泪眼婆娑,每晚嗫嚅一声魏婴然后浅浅睡去。 
  第四年风平浪静,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念把陈情天天佩在腰间,和云梦校服相映。 
  第五年风平浪静,抓回来的人多,只要是修鬼道的就要抓,管他是不是。 
  第六年风平浪静,还是没有魏婴消息,独坐莲花坞畔斟酒独酌看阿凌放纸鸢。 
  第七年风平浪静,偶尔撸撸野狗, 偶尔想着魏婴来一发。江澄觉得自己疯了。 
  第八年风平浪静,他还记得清清楚楚魏婴的模样,声音。偶尔摩挲陈情倚窗听雨。 
  第九年风平浪静,江澄偶尔觉得累了,看见腰间陈情目光微沉,继续打听着。 
  第十年风平浪静,魏婴已经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十年了。江澄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想抓住魏婴,把他囚禁在莲花坞里囚的死死的,半分半秒都别想离开他的身边。他的世界里不能没有魏婴。魏婴答应他的,携手共建繁荣昌盛的云梦江氏的,云梦双杰谁也不 能少!不能,永远不能。 
  第十一年风平浪静,江澄夜宿客栈,看雨看雪看柳絮看落叶,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都寻不到魏婴身影。以前春困秋乏和魏婴一起睡觉,以前闲暇时光和魏婴射纸鸢,以前失眠无聊,和魏婴窃窃耳语,以前春夏秋冬,都有魏婴。但是现在不同了。春夏秋冬,都寻不到他影子。整个世界要被他翻遍了,修鬼道的再也不敢近他身了。外界以为江澄恨透了魏婴才如此,江澄本人也如此认为。魏婴对不起江家,对不起江枫眠,也对不起虞紫鸢。 江澄一定要带他回云梦,在灵堂前好好忏悔,然后复云梦双杰。 
  第十二年风平浪静,江澄听说蓝二公子逢乱必出,问灵修的精湛。他可没有工夫去顾及这些,他心里只是想寻到魏婴。云梦莲花几开几败,魏婴没有在船上采莲子,也没有在池边饮酒闲聊,没有在寝室喝个酩酊大醉睡的昏天暗地。江澄觉得没必要留了,魏婴凭什么回云梦,他对不起江家啊。凭什么自己十二年来还对他抱有痴想?——那就拆了吧,把关于魏无羡的一切都摧毁。眼不见心不烦,干脆这样就好了!抓到魏无羡就狠狠的惩罚他,管他什么云梦双杰。 
  真是如此? 
  他不敢扪心自问,他回避一切对魏无羡除了恨以外的所有感情。 云梦双杰于他,是和魏婴最深的一层羁绊 ,断了这个念想,他自以为就可以一刀两断。 和魏婴一干二净,什么也不要留。 
  但是云梦双杰,当真万劫不复? 
  第十三年也许风平浪静,他养着金凌撑着江家,一切都似乎风平浪静。 
   
  直到。 
  黑衣马尾少年笑的风流,对着金凌就眉飞色舞道“你舅舅是谁?为什么是舅舅不是爸爸?”江澄自然是看不下去,三毒出鞘。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只见那少年浑身似电流穿过抖了抖,江澄见他脸似乎有些惨白。看起来是个修鬼道的,抓去审问得了。 
   
  后来遇上蓝忘机。看那少年恣意风流笑言“我虽是断袖,但也不是什么男人都喜欢的。比如江宗主这种,我就…不是很喜欢。”却稍捕到他眼底一抹暗淡。 
  江澄看他模样,真是像极了魏婴。恣意少年郎,马尾随性束起,杂杂乱乱不拘小节,衣衫不整,袖子挽到肘处,露出纤细白皙的手肘。领口滑到胸前,深陷锁骨一览无遗。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江澄脱口而出,他天生好胜心强,比不上别人他不甘。何况这人像极了魏婴,从魏婴口中他不能比不上别人! 
  “就,比如…含光君这样的。” 
  什么。他若是魏婴,那江澄自己岂不是单相思了十三年?他等了魏婴十三年,和魏婴八岁相识,竟然不如一个横空出世的含光君? 
  不行。 
  紫电凌空,霎时鞭在莫玄羽身上。 
  没有被夺舍?江澄还想在抽一鞭子试试他。验证自己的猜想。 
   
  不过,若他真是魏婴。 
  “有娘生没娘养”这一句,是在透彻的和江家一刀两断?魏婴的良知何在?阿姐为谁而死他自己心里难道没有数? 
  江澄默然。 
   
  魏婴默然。 
  
   
  
  
  
  tbc。   
  

评论 ( 9 )
热度 ( 73 )

© 海盐 | Powered by LOFTER